路过的网友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不用再仰望你୧⃛(๑⃙⃘◡̈๑⃙⃘)୨⃛❤︎

Viens avec moi 【短完】

像淡口的甜点,不喜欢甜食的也可以接受,嗜甜的就更是喜欢了。等着一枚绿皮火车票……

王家的小小凱:

森吹吹.:



Viens avec moi




 




*祝我里薄胖胖 @草帽薄荷少女 生日快乐 




 




*不虐 轻松向 没有霸道总裁和小天蝎 




 




*GIBSON:吉普森,一种吉他品牌




 




*推荐BGM -Right here waiting-李玖哲




 




 




00




 




 




他说,如果没有失去过,你又怎会记得我。




 




 




01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




 




 




驿站面前是干燥的沙漠。几只骆驼站在阴凉处甩着头,他们的主人正站在一旁,用崴脚的英文和面前来自中国的一位游客说话。




 




 




“Send a letter ?Are you kidding me ?”




 




 




站在他面前的人用力点了点头。




 




 




“You must be joking,this is Sahara Desert ,we only have camel !”




 




 




 




听着那人有些抱怨的语气,男人一点也不恼,他放下手中被拆分的一架电子琴,从包里掏出来了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What's this ?”




 




 




男人看着他把东西拿在手上,翻来覆去地查看轻笑了一声过后,他缓缓开口,低沉的声线随着唇瓣一张一合缓缓流出。




 




 




“斯里兰卡。”




 




 




那人听懂了他所说的那个地方。




 




 




斯里兰卡,宝石王国。




 




 




不知道是不是阳光太灿烂,这一块宝石闪烁出的光异常耀眼。




 




 




 




男人飞快地在纸上写着什么,然后将纸撕下来拍在那人面前。




 




 




“This is the address. My name is Karry Wang.”




 




 




那人用手指捻起那张脆弱的白纸,仿佛下一秒它就会在烈日的暴晒下化为飞灰。




 




 




他掂量了一下手中宝石的重量,小心翼翼地揣在左胸口的兜里,然后把纸条折起来。




 




 




“Thanks.”




 




 




男人看了他一会,确认他不会反悔过后转身打算离开。




 




 




“Wait a minute .”




 




 




男人逆着光转过身,小麦色的皮肤,一张俊俏的亚洲人的脸,一双桃花眼好似盛满了雨季里所有的雨水。




 




 




“Name,the letter you want to send .To who ?”




 




 




 




男人似乎沉思了很久,然后笑了笑,露出尖尖的虎牙。他低头看了看那一架电子琴,那上面印着烫金的“Roy”。片刻过后他抬起头,微微启齿。




 




 




“王源。”




 




 




“Roy  Wang .”




 




 




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02




 




 




Karry 是一个中国人,中文名叫王俊凯。




 




 




 




一个星期前,他穿过撒哈拉沙漠来到了撒哈拉以南的非洲。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王俊凯站在旅馆的天台,踮起脚尖用力晃了晃手机,这里的信号不是很好,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信号有三格的地方。




 




 




 




思索着远在法国的王源应该已经收到了自己寄过去的信,他低下头编辑信息发出,圆圈在编辑的字体旁打转了好一会,才显示已送达。




 




 




王俊凯把手机紧紧握在手里,眺望这里的夜景,还时不时低头看一看有没有消息。




 




 




好像过了很久很久,手机才终于传出来一声响,王俊凯低下头凝视屏幕片刻,嘴角微微上扬,他轻轻点了点发过来的那一条语音,在漆黑的夜晚,一个好听的男声顺着夜风犹如叮咚泉水一般泻出。




 




 




声音带着疲倦,又有一丝调皮。




 




 




语音不长,听着听着王俊凯却轻笑起来,含笑的双眸中揉碎了满满的温柔。




 




 




只听那人说,“王俊凯,你拍的撒哈拉像海,从上到下占满了整个画面,还有你的字,丑死了。”




 




 




丑吗?




 




 




他笑着再次看了看那一条安安静静躺在手机里的语音消息,王俊凯把手机锁屏放进了兜里。




 




 




一个个连绵起伏的沙丘是撒哈拉沙漠独有的温柔,它们接连不断一直延伸到天边,就像是童话里金色的海洋。




 




 




那头的王源肯定看到了他写的东西,却对他写的内容只字不提。




 




 




他寄过去了几张照片,那张被王源说像海的照片后面,他用笔写了几行字。




 




 




 




“我打了一百个喷嚏。其中应该有一个是你在想我吧?”




 




 




想着自己拿着笔绞尽脑汁不知道该写什么,分开几个月心里对王源的想念就像夏季抑制不住的雨水。想到最后只歪歪扭扭地写了这样一句话。




 




 




 




才不丑。




 




 




王俊凯的手反复摩挲着屏幕,目光转向放在一旁的电子琴。




 




 




一点也不丑。




 




 




他在心里说。




 




 




03




 




 




王俊凯和王源的相遇是在法国一个无名小镇。




 




 




 




年纪轻轻已经走过不少国家的王俊凯自诩英语水平能够在任何一个使用英语的国家无障碍和别人沟通。




 




 




这一次偏偏在法国这个不知名的小镇栽了跟头。




 




 




背着刚买的GIBSON坐上了火车,没想到坐过了站,钱包还落在了火车上,王俊凯身无分文地站在这个小镇的十字路口。面前都是英文字母但组合起来自己一个都看不懂。




 




 




王俊凯倒是一点也不慌张,很快接受了现实,悠闲地那些他去年讨价还价买来的单反一边在这个小镇转悠。抱着船到桥头自然直随遇而安的心态转了一个上午,一直到自己的肚子发出了抗议,他才终于想起了自己应该先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




 




 




 




谁知道这个小镇有多偏僻,任王俊凯英文中文切换说了很久那里的人只像看外星人一样和他摇头,然后嘴里哇啦哇啦说一堆他也听不懂的话。最后还是食欲占了上风,王俊凯心一横,把自己的吉他放在结账台上。




 




 




店主被他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在王俊凯坚持不懈的比划中终于看懂了王俊凯的意思。




 




 




用吉他来交换食物。




 




 




好心的店主实在不忍心让王俊凯再去操着一口谁都听不懂的话去祸害本地其他居民,点了点头打算接过王俊凯的吉他。这时从旁边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死死的摁在王俊凯的手上。




 




 




“等等!”




 




 




 




王俊凯拿着吉他的手抖了抖。




 




 




 




中国人?




 




 




他转过脸,看着面前这个黑色短发,闪着大大杏仁眼,有一张比女生还要精致的脸的人。




 




 




“这么好的吉他,不要轻易丢了。”




 




 




那个人开口说道。




 




 




他转过身,用王俊凯听不懂的法语流利地同店主交流,然后转过身拍拍王俊凯的肩膀问他要吃什么。




 




 




 




“?”




 




 




王俊凯的大脑跟不上节奏,直愣愣地看着面前的人。




 




 




“你要吃什么?”




 




 




那个好看的男人好脾气地又问了一次。




 




 




 




“我想吃这里的寿司。”




 




 




 




王俊凯说完这句话过后看到面前的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




 




 




 




所以……跑到法国吃寿司很奇怪吗?




 




 




 




事实上这个无名小镇的寿司味道确实不如中国大陆街边的任意一家寿司店。连芥末都带有法国独特的味道。




 




 




 




“哦……对了,我叫王俊凯,你叫什么?”




 




 




塞了一嘴的寿司,王俊凯含含糊糊地问坐在对面慢条斯理吃着意大利面的人。




 




 




对面的人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太过惊艳让王俊凯愣了一秒钟,嘴里的蟹黄籽被虎牙磕破一股海腥味在嘴里蔓延。




 




 




“你可以叫我Roy.”




 




 




“我是说中文名。”




 




 




王俊凯听见他噗嗤一声笑了。




 




 




又怎么了?问一个中国人他的中文名也很奇怪了吗?




 




 




 




“你的嘴,左边。”




 




 




他抬起手,笑着在自己嘴角点了点。




 




 




王俊凯下意识抬起右手摸了摸嘴角,并没有摸到什么东西。




 




 




“傻的要命,左边啊。”




 




 




对面的人笑的无奈。王俊凯只觉得心里一紧。




 




 




这个语气太温柔了吧。




 




 




王俊凯慌忙抬手抹掉嘴角粘上的蟹黄子,心想着自己再也不吃寿司了。




 




 




“我叫王源。”




 




 




他用手撑着下巴,笑眼弯弯,黑色的眸子里像是四月的风掠过湖面,漾起层层波澜。




 




 




 




04




 




吃饱喝足过后,王源拍了拍衣服,对吃的心满意足还意犹未尽的王俊凯说,




 




 




“走,中心街挣饭钱去。”




 




 




王俊凯一边擦嘴一边瞪大眼睛表示疑问。




 




 




“午饭钱啊,你当老板白给我们吃一顿?”




 




 




王源抱着手臂,微微低下头眯起眼睛看着王俊凯。




 




 




 




 




好像一直站在屋顶的猫,懒倦地眯起双眼,带着令人不可拒绝的表情。




 




 




 




 




半个小时以后,王俊凯抱着吉他站在中心街的十字路口,王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小型音响和话筒,笑吟吟地问他会唱歌吗。




 




 




 




王俊凯点点头,谁知道王源扔过来一个琴谱,自顾自倒弄起话筒,




 




 




“那行,听我唱就好。”




 




 




 




这是王俊凯第三次一脸懵逼。




 




 




 




这个人的逻辑……还真是清奇。




 




 




王俊凯翻了翻琴谱,拿着吉他一边调了调琴弦一边回忆了一下指法,心里想着还好这些年学的东西没有还给老师。




 




 




大概是这里人本来就少,两个来自中国黑发黑瞳的帅气少年迅速吸引了不少的居民路人。




 




 




王俊凯没少在众人面前表演过,但却不知道为何此时有些紧张,抱着吉他的手微微出汗。正想着,一只手轻轻覆上王俊凯的手,微凉的指尖轻触,带来一阵酥麻的感觉。




 




 




 




王俊凯抬起头,面前的王源背着光,一只手拿着话筒朝着他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同时覆在他手上的那只手微微收紧。




 




 




 




“放松点,别紧张。”




 




 




王俊凯抿了抿唇,然后点了点头。




 




 




指尖在琴弦上拨动,属于吉他特有的慵懒音调缓缓流出,在阳光灿烂的午后给这个小镇带来无限的惬意。




 




 




当王俊凯听见王源开口,薄荷音透过音响在空旷的街道响起时脑袋里只有三个字。




 




 




开口跪。




 




 




不得不承认,王源的声线很独特,很适合唱歌。




 




 




一首温柔的法语歌,歌词是什么王俊凯一句也听不懂,但并不妨碍他沉溺在王源的声音中。




 




 




王源唱完最后一句歌词过后过了几秒钟,安静的人群突然爆发出雷鸣一般的鼓掌声,然后人群喧闹了一阵过后声音变成了整齐划一的话。




 




 




王源朝着人群微笑,然后转过头对王俊凯说,




 




 




“他们还想再听一首诶。”




 




 




就这样又唱了几首,王俊凯才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热情,每一曲完毕过后这里的人都会很给力的鼓掌,还有杂货店的好心阿姨拿出矿泉水给王源喝,掏出纸巾给王俊凯让他擦汗。




 




 




 




王源的法语很好人也很大方,能够流利地和周围的人交流,也有人冲过来拉着王俊凯叽里咕噜说一大堆,王俊凯听不懂也只能跟着笑。这个时候王源就会走到他身边耐心地给他当翻译。




 




 




面前的人似乎太耀眼,王俊凯看着王源的侧脸有一瞬间失神。




 




 




不知道王源和他们说了什么,人群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王俊凯身上。




 




 




“他们说什么?”




 




 




王俊凯问王源,他站在离王俊凯比较远的地方。人声嘈杂之中王源却听见了他的声音,转过头来笑着给他比口型。




 




 




 




他们想听我们唱。




 




 




一起唱吗?




 




 




 




好啊。




 




 




 




一位大叔立马找来了另一个话筒,还细心地给王俊凯调好了高度。王俊凯立马点头道谢,那位中年大叔听不懂王俊凯说什么,知道他应该在道谢,露出一个友善的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善意其实有时候并不需要用嘴说出来,它融化在细小的一举一动中。




 




 




 




王俊凯心头一暖,再看向王源,他拿着话筒站在自己的右边,微笑着看着他。




 




 




这些都是王源给他带来的。




 




 




王俊凯旅行过不少的国家,他去过战火纷飞的叙利亚和以色列,在战火中看到过不少的人流离失所,也看到过无国界医生冒着生命危险在炮火中救死扶伤,这里每天有很多人死去,却也有不少的生命出生。王俊凯拿着相机站在医用帐篷面前想着生命就是这样更替生息,不曾断过。




 




 




现在他在这座小镇享受着午后的阳光,抱着吉他听一个好看的人唱歌,接受这里的人传递过来的陌生人的温暖。




 




 




其实在哪里都一样。善良和美好从来不会因为战争和陌生而销声匿迹。




 




 




所以我们一起唱首歌吧。




 




 




你说好不好?




 




 




05




 




那天下午,王俊凯和王源合唱了一首《Right here waiting》,过后这里的人请他们吃饭,烤面包店的小姐给他们端来很多面包,他们最后被一个很喜欢他们的老太太拉到家里留宿。




 




 




说好的挣钱呢?




 




 




怎么没挣到啊,不是什么东西都一定要用票子来衡量,他们收获了晚饭还有人包吃包住,有人请他们喝水有人给他们烤面包。没错,这些东西本来都要钱,但是他们跳过了纸币交易。




 




 




 




唯一不足的就是,小镇小的名副其实,房子都特别小,王俊凯和王源只能挤在一张床上。




 




 




吃饱喝足过后,王俊凯和王源并排坐在床上玩手机。




 




 




“你今天下午到底和他们聊了啥。”




 




 




“就说,我们是中国来的人,只有music没有money。”




 




 




“你也是才来这里的?”




 




 




“没有,我来这里好久好久了。他们都认识我。”




 




 




为什么会来这里?




 




 




王俊凯没再问。




 




 




“我给你讲讲这里的人吧,你就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里了。”




 




 




好像读出了王俊凯的疑问,王源放下手机盘起腿。




 




 




 




“这里是法国很偏僻的地方,没有什么旅游资源所以没什么人来。这里的人都很善良,很热情,其实我们今天下午不唱歌他们也会无条件帮助我们的。而且我在这里待了很久了,我的名字他们都知道,但他们从来不告诉我们他们的名字,说他们帮助我,不是为了让我记住他们的名字。”




 




 




 




“我就觉得这里给我的感觉很舒服。在这里,善良和帮助都是它们本来的意思,没有加上任何人的名字,没有属于任何人,特别纯粹。”




 




 




王俊凯想到国内到处都是某某慈善家,某某慈善组织捐款多少多少亿的新闻,不可置否地点点头。




 




 




“你呢,你来这里干嘛。”




 




 




“旅行……吧。” 坐过站误打误撞来这里真的不好说出口。




 




 




“多久走呢。”




 




 




“不知道。”王俊凯实话实说,“想走就走呗,去下一个目的地,累了就多留几天。”他拿出一份世界地图给王源看,




 




 




“看,这些地方我都去过。”




 




 




 




“你已经走了大半个地球了诶。你还去了热带雨林?”王源好像很感兴趣,毛茸茸的头凑过来,让人看了心里痒痒的。




 




 




“对啊,你要看照片吗?”




 




 




王俊凯拿出单反,把一路的照片拿出来给王源一张一张地看。还给王源一张张解说,享受着王源有些小崇拜的眼神。




 




 




“厉害不?”




 




 




“厉害厉害。”




 




 




看完了照片,王源躺倒在床上,有些狡黠地笑着说,




 




 




“不过,你去的地方都是能说英语的地方吧?”




 




 




王源观察到王俊凯的手一抖,然后耳朵开始燃烧。笑的哈哈哈哈在床上滚来滚去停不下来。




 




 




王俊凯被他弄的恼羞成怒,一把抓住王源的手凑过去挠他痒痒。




 




 




两个人一直疯到了半夜。




 




 




临睡前王俊凯问王源,为什么不要他卖掉自己的吉他。




 




 




王源回答道,“你能用它挣钱,就不要用它换钱。”




 




 




“我刚来这里的时候,就用我刚买的电子琴去换了钱,我连拼都还没有把它拼起来过。现在想想真的后悔。”




 




 




 




“那你为什么不把它赎回来?”




 




 




王俊凯问道。




 




 




王源摇了摇头,“早就被转卖了。现在不知道在哪个国家嘞。”




 




 




他兀自叹了一口气,然后翻了个身,




 




 




“算了,随缘啦,睡啦睡啦。”




 




 




王俊凯看了王源的背影一会,然后也闭上了眼睛。




 




 




什么随缘,分明就还是很在乎。




 




06




 




 




从那天开始,王源就教王俊凯说法语。




 




 




早上去面包店帮忙,面包店小姐给他们围裙和帽子让他们揉面。大概是因为面包店小姐的丈夫太高了,面粉被放在了她拿不到的柜子上,王俊凯走过去轻松地拿下了面粉袋子递给她,小姐甜甜地笑了笑,然后操着纯熟的法语对王俊凯说,




 




“Merci.”




 




???




 




正当王俊凯愣在原地张着嘴嗯嗯啊啊半天嗯不出个所以然来时,王源用手肘戳了戳王俊凯,一脸认真地说,




 




 




“这个时候你要说Non merci.”




 




 




“洛……洛曼西?”




 




 




“鼻音!”




 




 




“农马西?”




 




“Non merci!”




 




王俊凯舌头打着转,终于念对了这句话。小姐站在一旁笑地眼泪都出来了,还不忘点头附和王源。




 




 




“我怎么就是教不会你法语呢?”




 




 




王源每次晚上回到属于他们的小房间,都会这么问王俊凯。




 




 




每次王俊凯都会朝着王源露出虎牙笑。弄得王源一下子没了脾气。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夏季。




 




07




 




人在一个熟悉的地方享受久了,会产生眷恋和不舍,没办法,人都是贪恋温柔的生物。




 




 




王俊凯也是。




 




 




当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在这个小镇度过了接近两个月的时光时,他和王源正在小镇靠山的小山坡上放风筝。




 




 




王源孩子心性,爱玩也会玩,不知道用了什么招数让杂货店大叔联合木匠爷爷给他做了一只纸风筝,拉着王俊凯和他去山坡上放风筝。




 




 




起初王俊凯抱着不相信纸风筝还飞上天之说和王源来到这里。




 




 




王源从山坡上跑下来时满脸都是笑,眼睛看着越飞越高的风筝,有那么一瞬间王俊凯以为他会奔向自己的怀里。




 




 




风筝被王源扯着线,飞的越来越高。王源停下来把风筝王俊凯手里一塞,在他旁边一站,累得直喘气。




 




 




“王源。”




 




王俊凯扯着线,突然有些严肃地说。




 




 




“嗯?”




 




 




“我应该要走了。”




 




 




王俊凯听见王源的呼吸顿了顿,然后又顺畅起来。




 




 




“好啊。什么时候走?我去给你送送行。”




 




 




“今天晚上。”




 




王源哦了一声,说道,“那得和大伙儿说一声。”




 




 




“王源。”




 




 




王俊凯又说道。




 




 




“怎么了?”




 




 




风不大不小,风筝在湛蓝的天空中越飞越高,王俊凯得时不时扯一扯他的线。








他心里堵了堵,还是把想说的话说出了口。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王源很久没有说话。那一刻风好像停止了喧嚣,一切都静止在王源开口的一霎。




 




 




“王俊凯,”




 




 




这是他第一次叫他的名字,声音轻的像是叹息。




 




 




“你自己都是一个流浪的旅人,又怎么能带走我?”




 




 




王俊凯低下头凝视着王源的双眼,抿了抿唇开口道,




 




 




“有些事情我没有明说,但是你绝对能猜出来,”




 




 




“我喜欢你,王源儿。所以我想带你走,去每一个地方。”




 




 




 




王源笑着摇摇头,说道,




 




“王俊凯,也许你去了很多地方,遇到过很多人,但是当你决定要离开的时候,你就要明白,这个地方的所有,你都没有权利带走,无论是多美的风景,多喜欢的人。同样,这里也是。”




 




 




“而且世界这么大,万一你能找到比我更让你喜欢的人呢?”




 




 




他上前一步,靠王俊凯很近,伸出一只手抱住他的腰,另一只手像第一次他们唱歌那样把手轻轻搭在他拿着风筝线的手上,顺着手腕滑进他的手心,将他的手掌张开,十指相扣的瞬间,风筝脱了线,挣脱束缚借着风力飞上了蓝天。




 




 




 




那一瞬间,王俊凯听见王源在他耳边说,




 




 




“走吧,永远不要因为一个人停下你的脚步。”




 




 




08




 




 




他说,不要为了一个人改变自己的目标和路线,该遇到总会遇到,该重逢总会重逢。




 




 




 




王俊凯要走的消息很快就被镇上的人知道了,当夕阳西下,王俊凯背着背包走到那个熟悉的中心街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几乎所有的人都站在这里,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祝福的笑意。




 




 




 




王源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还像第一次见面那样笑着对他说,




 




 




“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东西?”




 




 




他拿出了王俊凯的吉他,往他怀里轻轻一塞。




 




 




“唱一首歌再走吧。”




 




 




好吗?




 




 




王俊凯握紧手上的吉他,用力点了点头。




 




 




 




没有话筒没有音响,安静的中心街头,两个人背着阳光站在路口。




 




 




吉他的声音还是如往常那样,只是被主人刻意放缓了调子。




 




 




“Oceans apart, day after day,and I slowly go insane.”




 




 




“I hear you voice on the line,But it doesn't stop the pain.”




 




 




两个人的合唱配合地天衣无缝,声线的契合让人咂舌。




 




 




“If I see you next to never, How can we say forever? ”




 





如果再也不能与你相见,又怎能说我们到永远?




 




Wherever you go, whatever you do.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无论你在何地,无论你做何事.




 




我就在这里等候你。




 




 




唱到最后,两个人的合唱变成了几百个人的大合唱,很难想象从年轻的女孩到中年大叔最后到花甲的爷爷奶奶,操着不流利的英文努力跟着他们唱,




 




 




Whatever it takes,  




Or how my heart breaks,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Waiting for you.




 




 




一曲终了,王俊凯挨个挨个使劲抱了这里的所有人,他们也使劲回抱王俊凯,和他说着话。没有一个人流泪。




 




 




大概是因为,最美好的告别是祝福,而不是眼泪。




 




 




该走的让他走,要留的自己留。




 




 




王源也在笑,还大声用法语说着什么。




 




 




这次王俊凯听懂了。




 




 




王源说,他太笨,听不懂法语,使劲抱他就是了。




 




 




 




一直送他到火车站的人是王源。




 




 




临走前,王俊凯走过去使劲抱住了王源。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想他们勒死我?”




 




 




王源没说话,一双杏仁眼笑的弯弯。




 




 




“好吧,我走了。”




 




 




王俊凯说道,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走了两步又折回来,拉住王源的手腕低头在他脸上猝不及防地亲了一口。




 




 




“先盖个章,该补的等我回来再补上。”




 




 




“傻子。”




 




王源笑着说道。




 




 




 




一直等到绿皮火车没了影子,王源才慢悠悠地往回走,还一直哼着刚才合唱的那首歌。




 




 




 




总有一天我们要学会坦然面对所有离别。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我们没有权利勒令任何一个人留在你身边,没有理由栓住任何一个你想要留下的永远。




 




 




时间他就是时间。




 




 




所以让属于远方的人痛痛快快地走。




 




 




一个旅人,本就经不起太多的眷恋。




 




09




 




王俊凯会时不时寄回来很多照片,王源一边吐槽他的摄影技术一边宝贝地把它们收起来。




 




 




王源通过这些照片了解王俊凯的行踪,知道这个人去了有边境冲突的巴西。一摞照片寄过来的时候有一半在运送路上被拦截,有几张子弹打穿,到达王源手中时都是惨不忍睹的模样。




 




 




他倒是不担心王俊凯的生命安全,知道他命大,也懂得安全常识。




 




 




也有小镇上的人问王源,如果王俊凯不会来了怎么办?




 




 




王源很坦然地回答,那就继续朝九晚五,继续浪迹天涯。*能不能再遇见,随缘呗。




 




 




很多时候人们最缺乏的一种东西叫做坦然。




 




 




连着有两三周没有收到王俊凯的信,王源也不是很着急。直到第三周的时候,收到了送撒哈拉寄过来的信。骆驼很丑,一个驼峰。他在一张拍的撒哈拉的照片后面看到了王俊凯写的一行字,




 




 




“我打了一百个喷嚏,其中应该有一个是你在想我吧?”




 




 




 




臭屁。




 




他打电话过去笑着骂道。




 




 




 




那边的信号是真心不好,王俊凯嘀嘀咕咕的每一句话都听不清楚,他说的话同样。




 




 




 




王源在王俊凯第十次问你说什么的时候大声说了一句,“丑死了”然后掐掉了电话。




 




 




字丑,人肯定也丑了,被晒成黑的王源就不要他了。




 




 




谁知道那边的人偏偏听清楚了这句话,不依不挠起来,一通信息轰炸。非要让他丑出个名堂来。




 




 




王源噙着笑,一字一句说到,“我说那个写地址和名字的人的字丑死了,没你写的一半好看。”




 




 




那边的王俊凯果然开心了起来。




 




 




王源无奈地耸了耸肩。




 




 




字丑到只能和不会写中文的歪果仁相比,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优越感。




 




 




想他不。




 




不想他。




 




他不想。




 




 




 




才怪嘞。




 




什么随缘,分明就还是很在乎。




 




 




 




10




 




 




王源还跑去山坡上放风筝,放掉一个就去烦着木匠和杂货店大叔重新做。




 




 




当王源放掉第921个风筝的时候,刚松手没过秒就被后面突然伸出来的手捞回来了。




 




 




“别再放手了。”




 




 




身后那个熟悉的声音说道。




 




 




王源转过头朝着他吐舌头,刚把舌头伸出来然后就被某人迫不及待地堵住了唇,直接勾上了舌头捡了一个现成的便宜。




 




 




 




妈的,太大意了。




 




 




一吻完毕,王源刚想发作,就被王俊凯一本正经地抓住手,吓得他愣是把准备骂他的话吞了回去。




 




 




“我回来了。”




 




 




妈的智障,人都站在我面前了不是回来了是啥?




 




 




“你说世界那么大,也许我会遇到比你让我更喜欢的人。”




 




 




So?这是遇到了要和我告别咯?




 




 




 




“我把世界都走了一遍,发现全世界我还是最喜欢你。”




 




 




王源哽住了。




 




 




“我走之前去了找了卖掉你电子琴的人,然后在撒哈拉的一家杂货店把它买了回来。”




 




 




听到这里王源惊讶地捂住了嘴,看着王俊凯接着又说道,“我已经把我想要去的地方都去了一遍了,所以我回来了。”




 




 




“不过我很快又要走了。”




 




 




“你一直说我笨,学不会法语,在这里待了那么久,我也就学会了一句。”




 




 




“Viens avec moi.”




 




 




天空万里无云,没有风,没有阳光恰好地打在谁的脸上,没有那些美好的景物,只有一个能让一切风景都透明的人。




 




 




王源听完后,回握住王俊凯的手,笑的温柔。




 




 




“Bien.”




 




 




两个人一起走到之前唱歌的街头,那里有一架已经拼好的电子琴,旁边放着一把吉他。




 




 




 




现在失去的都找回来了。




 




 




你是说电子琴,还是你?




 




 




 




我是说,我们。




 




 




那要不要再一起唱首歌?




 




 




好啊。




 




 




电子琴和吉他。




 




合奏加上合唱。




 




 




 




 




某天清晨,离开这个小镇的绿皮火车上,一个长相英俊的中国人旁边,多了一个靠在他身上睡觉的,有着杏仁眼的中国人。




 




 




 




火车开到哪里我不知道,他们会在哪里下车我也不知道,只是故事到了这里就要画上句号了。




 




 




Viens avec moi,本就是跟我走的意思。




 




 




王源的回答是什么,大概所有人都猜得到。




 




 




Bien,好啊。




 




 




 




不是什么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也不是什么说走就走的旅行。把要走的路挨着走完,想去的地方都去一遍,最后走到哪里累了,就停下来。看到喜欢的风景就下车,想吃就吃,世界那么大,总有一个胖子戳你萌点;把音乐调成随机播放,这样每一个前奏都是惊喜。




 




 




 




 




我听过世界上很多种声音,有炮火滑坡长空的声音,有泉水叮咚的声音,有雏鸟翱翔蓝天,有飞鱼越过海面。




 




 




我听过这个世界的声音。




 




 




而最好听的声音,莫过于晴朗下午,你说的那一句。




 




 




好啊。




 




-Fin-




 




*原话出自大冰:既可以朝九晚五,又可以浪迹天涯。




 




 




绿皮火车小番外




 




凯:话说王源,第一次让你跟我走的时候,你干嘛不答应啊。




 




源:(羞涩)……




 




源:我能不能不说




 




凯:那别告诉他们,跟我悄悄说。




 




于是王源在他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什么。




 




凯:(暴跳)什么?!你居然因为找不到护照了拒绝我?还拒绝的那么文艺那么冠冕堂皇!!




 




源:反正……我知道你会回来。




 




End.




 




之所以叫无名小镇,一是我不知道名字叫啥,二是这个地方,只能是一个无名的地方。




 




祝我里薄荷生日快乐!以后也要一直在一起!想和你说的话我都写下来啦,在这里就不公开了。贺文上一年就想好了题目,今年想好了内容结果被我写了几百字过后枪毙了。之前答应你说要写一篇像《宠》一样的甜文,结果变成了你现在看到的这篇《跟我走吧》,我大概不是一个好的甜点师,那种甜的滋味好像被时间冲淡了。不过还是希望你喜欢。




 




 




 




这个故事无关旅行,大概还有一点毒鸡汤性质。




 




 




 




最后谢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给你们一张绿皮火车票,一起去那个小镇,好吗?




 




=====




汇总请戳  一碗森汤




=====


评论

热度(416)

  1. Echoreey森林里的吹吹巫. 转载了此文字
    世界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