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的网友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不用再仰望你୧⃛(๑⃙⃘◡̈๑⃙⃘)୨⃛❤︎

享之千金(19)

转发只是想说,看完心里堵得慌。对于爱狗人士来说,很致命😞

Ms HighCold:

王俊凯之前看王源在桌上没吃多少东西,带人回景秀园后还让保姆给他下了一碗小馄饨。清汤寡水里飘着五六个粉扑扑的面疙瘩,王源却吃得犹犹豫豫的。王俊凯见状,还以为自己是多此一举了,便让王源别吃了。王源却把碗牢牢护住,不给王俊凯拿走,他得有一两个月没吃保姆做的饭了,早想了,这会儿是太晚,怕胖而已。王俊凯嗤笑,捏着王源那胳膊,说,你长点肉好看。


王源边吃边说,如果王俊凯真担心张子枫,可以去问问宋祖儿,女孩儿之间的感情好,这些事肯定会说。王俊凯坐在他身边,时不时讨口汤喝,听完,几分逗弄地说,“你懂得还挺多的。背着我跟这姐妹俩关系都这么好了?”


王源跟宋祖儿的关系在近一年突飞猛进,两人自舞台剧之后一直被认为是绯闻情侣,除了最开始的澄清,直到现在都是听之任之。刘微微似乎是有点乐见其成的意思,而宋祖儿那边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坚持变成了现在的微妙。


王源自出道以来,就没传过跟哪位女性关系过近。王俊凯早先坚持他年纪小,这样的操作方式不适合他,也不长久,会败人品。但年纪小的理由用不到最后,他终究还是要蹚这趟浑水的。王俊凯虽不在圈内,但圈里大概会走的宣传炒作路线其实也略知一二,绯闻只是抓个热度,增加下茶余饭后的话题,不值得大惊小怪。他本也不愿干涉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当王源身边真有了这么一位,时间还这么长久,又被一拨人信以为真了,他就十分不舒服了。


上回王源跟宋祖儿在旅游节目里被人拍到了照片,两人站在一块,虽隔了半米,但样子有说有笑,被人称作金童玉女,天造地设。这八字标签,王俊凯看都看烦了,心想配个屁,真是有种自己养的漂亮孩子,被说不出的玩意拱了的心情。他想让王源离宋祖儿远点,但平心而论,宋家小姐论样貌人品都挑不出毛病,王源对她更没心思,他管反而多余。王俊凯抚了抚额,深吸了一口气,心烦。


王源碗里还剩一个馄饨,他吃不掉了,便举着瓷勺,递到王俊凯嘴边,说,“大哥,帮我吃掉吧。”王俊凯眉间本还有些阴云,被王源这么一喊,也消了些。他张开嘴,沿着皮儿一点点把那小疙瘩缠进嘴里,期间他一直盯着王源,王源被他看的呼吸不顺,手都有些抖。等王俊凯吃完,擦了嘴,王源便起身主动坐到他身上。他用鼻子去蹭王俊凯的下巴,王俊凯被他弄得舒服,环着王源的腰,问他今天这么乖,是不是吃糖了。


王源腹诽明明是你粘我的,却也没反驳王俊凯。他那小脑袋在王俊凯颈窝里拱来拱去,弄得王俊凯火又起来,一把将人抱上了楼。




王俊凯跟萧平旌处事为人的方式不一样:他一向不插手外人的事,张子枫跟他交情再好,感情上他都不应过问,尤其对方还是女孩,总有自己的小心思。当然,可能还是因为他平日被张子枫烦了太多次,这会儿真有人能镇住小妮子,他自是高兴。


王源不知道他心里是这样想的,还以为王俊凯是问不出口。一次偶遇宋祖儿,他就顺道帮了王俊凯这个忙。让王源没想到的是宋祖儿听到韩叙这个名字之后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她问,这两人不是分手了吗,现在破镜重圆吗?王源一听也懵了,说不知道,他也是听别人说的。


宋祖儿用她那双精明的将王源上下扫了个遍,道,这个别人一定是个人物,否则王源才不会随便揽事。王源哪儿能卖萧平旌,而宋祖儿看王源表情尴尬,安抚道,我对那人是谁没兴趣,只是你都能问我,那看来这段恋爱还真谈起来了,这个张子枫。


他跟宋祖儿之间的交情来得比较突然,但一路发展下来,也算是比较不错的朋友了,可他从没见过甜姐儿这般咬牙切齿过,心想女人真不能招惹。王源不敢参与这两姐妹的感情纠葛,他没继续再问,慌忙找了别的话题岔过去了。等到晚上君柏,他跟王俊凯汇报,说女人间的硝烟真可怕。王俊凯笑王源多管闲事,王源瞪着大眼问,我这闲事是帮谁的?王俊凯却回他,谁知道帮谁,萧平旌?


王源赌气,坐在沙发上不说话,王俊凯扫了圈他家,走回沙发,按了按王源的肩说,“还不跟我回家住?你这儿吃的没有,还缺个人给你打扫。”


“我一年回这儿住几天的,下周又要去拍戏了……”王源仰头去看王俊凯,脑袋枕在靠背上,王俊凯俯身亲了他两下,王源被他吻得干脆翻过身,跪在沙发上,抱着王俊凯的腰说,那行,我回去住到进组吧。


在以前,这态度一定会让王俊凯挑毛病,但现在王俊凯倒是不计较了。他摸着王源的脑袋,心想他爸那句年纪大了就没脾气了,说得还挺对的。




王源一旦闲,是真有点闲,从睁眼到闭眼,中间花八个小时看剧本做笔记,剩下的时间他就像随心所欲些了。景秀园很大,这点王源一直都知道,他一个人待着无聊,先是想着学画画,之后又想着把绿豆从马场接回来。


绿豆这会儿已经算是中年了,按照算法,五十多了。他毛掉得多,保姆总是很头疼,但想到绿豆只回来一周,这个耐心还是要给的。老狗的精力大不如前,王源不需要遛它遛那么勤,有时候就在屋后的湖边散步,累了找个长椅坐下吹风。白天这片区域没人,对王源来说是正好。年中忙的多是下属,王俊凯手上的事情倒不是太多。他也是有意退压,尽量下班后就往家里跑。


距离上回冯程程来找王俊凯,又有两周过去。冯程程上门的频率赵文静已经摸清,她掐指一算就知道小少爷这前后又要来找老板撒娇。赵文静见冯程程来了,先是安排人去个不显眼的地方,等王俊凯那边好了,她便带冯程程进去。


冯程程这回来找也是确实有事,他要向王俊凯借一下马场的狗。


王俊凯马场的那群柯基,他是偶然间遇到的。对冯程程,王俊凯有意没让赵文静瞒过自己的行程,只要没有王源在身边,冯程程若是问,赵文静都会告诉他王俊凯在哪儿。现在剧组拍戏,用真马的情况少,冯程程骑过的次数屈指可数,他本也怕那些腿长人高的动物,不敢在马厩多待,四处转时,正好看到了狗群。


冯程程当王俊凯是喜欢狗,后来查了发现柯基竟也算猎犬,上回还看到王俊凯练枪,结合一想,王俊凯在他心里又帅气了几分。冯程程从那时起就惦记起了王俊凯家的狗,想借来养一养,展示一下“共同爱好”,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提,也没遇到王俊凯再去马场的机会。这回是他拍戏真的需要:剧组那边临时改了细节,原本找到的柴犬也不能用,他就想到王俊凯了,如果不行就算了。王俊凯对这群狗看似是对宠物,其实也就是当畜生,还不如跟他的马亲,要不是看在王源的面子上,他都不会费心让人照顾。他倒不是不喜欢狗,而是没有那么多感情,对绿豆一只分了点心思已经顶天了,也不能指望他对剩下的都好。冯程程要的是小狗跟青年狗,正好有绿豆的女儿今年年初刚生崽,王俊凯想举手之劳而已,也就同意了。


除了这件事,冯程程还想下周进组前来见一次王俊凯,王俊凯一听,心想巧了,又是个下周。他点点头,说知道了,冯程程见王俊凯态度冷淡,心中失落,但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两步,拾起王俊凯的手说,许先生,我会想您的。


王俊凯这会儿听他说“您”,突然笑了,他也没抽回被冯程程牵着的手,只是上下打量着那人,又说了遍,“好,知道了。”冯程程见他笑,自己也笑了,他笑起来两颊有小小的梨涡,看着很是甜美。王俊凯低着头,拇指抚着他的手背,冯程程又往前迈了一小步,轻唤许先生,王俊凯嗯了声,问,还有别的事吗?


冯程程怯懦地问,今晚能我能留下吗?王俊凯的动作停了,他饶有兴致地抬头,看着冯程程,说,“你不笨,有些道理也不会不明白,我留着你就是看你还算听话,你可不要贪心。”冯程程听完,脸色刷白,王俊凯已经给他面子了,是他不甘心,自取其辱。王俊凯见他两唇发抖,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说,“进组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我看这两天降温了,好好照顾自己。”


王俊凯刚进门,绿豆就迎了上去,跑得比一旁要递鞋的管家还快。王俊凯笑着看着脚下转来转去的短腿动物,自言自语道,你哥把你接回来了啊?


看来今天还真是跟狗撞上了。


王源从管家那儿拿过鞋,弯身摆到王俊凯脚边,又帮他脱下外套。王俊凯身上的豆蔻香几乎快盖住衬衫铃口原有的甘苔调了,王源垂着眼,把外套交给管家,轻轻踢了下绿豆的前爪,说,“过来吃饭。”


王俊凯跟在他身后来到饭厅,王源一路都没回头,王俊凯问他今天做什么了,王源说没什么,就是进组之前那些准备,带着绿豆散了步,还打了一幅画的底稿。王俊凯对那画有兴趣,让王源吃完饭给他看。


绿豆见王俊凯的机会比王源还少,一人一狗也不常一起,所以绿豆的很多习惯,王俊凯早就不记得了,重新再看,都觉得新奇。绿豆精,知道这里的衣食父母是谁,吃饭时,专门窝在王俊凯脚边。王俊凯探头看了两眼,说这狗真粘人。王源也看了眼桌下的狗,心骂了句出息。


饭后绿豆伏在沙发上跟两个主人一起看电视,王俊凯突然问起,那你去那么久,会不会想我?王源转头,望着王俊凯,随后一点点挪到他身边,把绿豆换到脚底,改躺到了王俊凯的腿上。王俊凯把手搭在王源腰上,轻轻拍着王源的背,说,真乖。


以前还有闻白等人时,王源在王俊凯这儿根本排不上乖。说白了,就是不够粘,即便是装,都装得不够用心,一眼就能看穿不是真心诚意。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王俊凯才老是找他要真心。但好像从某个时间开始,王俊凯就不把真心挂在嘴边了,只要王源“乖”一些,一切皆大欢喜。也是那时,王源察觉到之前的抵触可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王俊凯所谓的真心,未必是他想的那个,而是更为简单的东西。就如王俊凯在纽约时说的,他需要的只是王源把他放在心上,王源只要这样做了,那就是他的最乖的宝贝。


王源翻过身盯着王俊凯的下巴,那人直着头正在看球,样子百无聊赖,因为感觉到王源变了姿势而低头,见他看着自己,把遥控器递给他,说,找你喜欢看的吧。


王源把遥控器放到一旁,伸手抱住王俊凯的腰,脸贴在他腰腹上,小猫似得蹭了蹭。王俊凯摸着他的头发,轻声问,想到什么了?王源闷声说,我走了,你会不会就不回家了?王俊凯听后大笑,说,是啊,徐太宇那边忙季要结束了,等他来,可就有得玩了。


“…………”王源堵气,不说话了,王俊凯也不笑了,说,“怎么会不回家呢,家总是要回的。”他微微弯身,环住王源,头在距离王源的身子还有半指的半空停住了,用着只有两人能听见的气音说,“不要自寻烦恼。”


王源进组没多久就要请假,参加之前那个旅游节目的开播宣传,参与一个地方台的综艺节目。王源还有个录制前的任务,是到北方一个小城市走访一家老人。节目组一直不告诉他走访的目的是什么,说要捕捉他最真实的反应,王源开玩笑似地问他们藏了什么好东西,还要最真实的反应。他的飞机晚点了,等到了已经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三个小时。老人一天都是空闲的,倒是没计较,不过跟他一起的录制的人是冯程程,他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


冯程程对王源的态度从一开始就较为殷勤客气,他心里即便有怨,也一直不敢正面发脾气。这点也让王源想不透,毕竟冯程程是连宋祖儿都会忍不住摆脸,对他却一向收敛。邱如君说那是因为冯程程忌惮王源的靠山,王源反问邱如君自己的靠山是谁,邱如君想了想,答,“林总或者聪少吧。”王源自是不会去纠正他,对冯程程这样的处事态度,也欣赏不来。在外旅行的七天,王源对冯程程保持着敬而远之,也劝说邱如君少与他发生冲突。可邱如君玩放飞玩上了瘾,一点都没回归人设的打算。他很清楚王俊凯的脾气,知道冯程程即便告状也惹不出水花,加上周又华也不满意他,可以说完全没有后顾之忧。邱如君甚至还教育起王源,说他过得太谨小慎微,这样日子多没意思,“既然有肆无忌惮的机会,你不现在享受欢度青春,等着老了小心追悔莫及。”


冯程程心里不满,却也不敢真对王源有抱怨。王源跟节目组等待的人都一一道了谦,大家不再耽误时间,很快就上楼去找老人了。原来这位老人从年轻时就开始收集报纸,家里也还算有些积蓄,置办了个三室两厅的房子,专门放这些。加加减减,这儿大概有几万份,可以说是一个大型报纸档案室。王源跟冯程程的任务是找出自己觉得最有意思的一张带回节目组,两人分头行动。跟着冯程程的摄影机问冯程程想找什么时候的,冯程程说就找他出生那年,问道王源时,王源想了想,说随缘。


两人在老人这儿待了近三小时,期间还陪老人聊了聊天,吃了些下午茶点。王源在屋里探寻时,不小心踩到了一摞摆在墙角落灰的书刊。他蹲下身一本本的翻,无意间就找到了一份王俊凯生日那天的杂志。杂志封面是说全球最适合养老的十大圣地,王源头顶还有摄像机,他也不能多看,只是把那份杂志摆在了脚边。冯程程当时正在不远处,还以为王源是要带那份去节目组,于是刻意往这边走了两次,想要看看王源选的题材,可惜两次都没看到,急的他又有点火。


走前冯程程试探性的问王源选的什么,王源正要说,但被摄像导演阻止了,冯程程有些不高兴的呶了呶嘴,王源这时想到邱如君的话,心想这难道也算享受青春?


综艺节目正式录制时,几个一起旅游的艺人都到了。邱如君是好久没见到王源,上前就是一个拥抱。宋祖儿被请来做台下观众,王源看到她就想到之前自己问她关于张子枫的事儿,还有点尴尬。宋小姐身边站着一个高大帅气的青年男子,两人关系看起来非同一般。宋祖儿见到王源,先来打招呼,介绍这边的人是她的男朋友,王源不记得名字,好像是姓庄。庄先生近看就显得有些年纪了,感觉跟王俊凯是一个年代的人。两人亲亲密密地坐在观众席,也不顾及。王源见有相机在拍他们三人,笑说,“宋小姐,你带这么个优质男青年到我面前,是多不满意我这个绯闻男友?”


宋祖儿翘着腿,笑眯眯地说,“我对你没有不满意。”她微微弯身,看了眼对着他们的镜头,又望向王源问,“你说邱如君跟冯程程在后台会不会打架?”


“你怎么总是唯恐天下不乱?”王源本还习惯性的要去拍拍宋祖儿的肩,但看到庄先生,手又收了回去。


冯程程带来的报纸是当年的火箭发射,而王源选的是三年前的一则女孩攒钱游遍东南亚岛国的报道。主持人秦老师笑说王源是不是一直想着去旅游,王源笑了笑说是啊,他特别喜欢水,总想着去海边可惜这些年一直没机会,看到这个报道觉得很羡慕,“但不鼓励效仿啊。”


秦老师本还有别的问题,听到王源最后一句话,直接笑场,道,“你也顾虑的太多了吧?!”王源扯了扯嘴角,他是真担心有人不好好工作上学,跑去旅游。


王源也挺奇怪自己的假期都被安排去了哪儿,就比如上周,好像是在逗狗跟宅家中度过的,当时不觉得,现在想想挺后悔,怎么就没找个地方度假。但真要给他这个机会,他估计也不会走。王俊凯按时下班已是不易,要他一起出门,简直天方夜谭。


想到这里,王源自己也愣了下,什么时候他出门也要把王俊凯一块也涵盖在内?两人不应该是互不干涉的关系的吗?可事实就是,他已经很自觉的将休息日归在了王俊凯的日程下,许久没有自己单独出门放假了。这样过日子的不好显而易见,但好的话,竟是心里多了个份归属。王源低着头手指划过泛黄的纸张,还不知道自己下回出门度假要拖到什么时候,多年前给王俊凯买的那张机票,还有没有机会用了。


节目录制延长了,八点是飞回剧组的末班机,王源他们赶不上,只好在这儿多住一天,赶明早的早班。王源最不爱早起,听到六点就要醒,大大叹了口气。录制结束他们本要去聚餐的,宋祖儿来敲了敲化妆室门的,问:“王源儿,我妈在这边,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站在一旁的小乔真实的哽了下,她看了眼冯程程,见那人也是大吃一惊的表情,心里不知怎么,十分得意。王源看表,问,“这么晚她还没吃啊?”


“好多人一起呢,我们蹭最后一杯羹。”说着宋祖儿就进门把王源拉走了,留下冯程程跟他的助理面面相觑。


宋士芳这边的桌上还有个人王源认识,谢之夏。他们几个是来这边开交流会的,听说王源跟宋祖儿在,就叫着一起来。谢之夏说自己正好提到了王源,说因为他,基金会有更多人关注了。她报了一串名字,王源隐约还听到了王俊凯的名字。这儿坐的一干人,大多都是商界大鳄,他本就紧张,现在心脏更是在那三个字之后不受控制地扑通扑通狂跳,好像都要从嗓子眼里跑出来了。宋祖儿看他脸色通红,以为他是热的,便递给他了杯冰水。


王源缓了缓神,即刻打起精神交际。宋士芳跟谢之夏在跟他合作后,对他的印象都极好,也是一次机缘巧合的机会,王源跟着她们两人开始做投资,现在也算是商业合作关系了。王源毕竟还是外行,需要学习的地方很多,加上是小辈,说话待人也多小心谨慎。宋士芳等人在他面前就没那么多顾忌了,这会儿正好赶上林逸良他父亲的忌日,他也算是跟饭桌上的人有点交情,虽然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可跳楼惨死的样子太不体面,众人唏嘘之余,又提起了林父本要转出去却又不翼而飞的千万美金。


他们从空壳聊到离岛,又说起银行,最后感慨还是国家机器隐形的手多,伸得也长。王源就安静地听,来来回回的名字他记不得,最后也没悟出个所以然。


晚上王源回酒店,想起报纸的事儿,便打电话问刘微微前两天让她去找的老人找到没。刘微微这会儿都要睡了,被王源这么一提起,一拍脑袋啊了声。王源紧张地问,“你忘了?”


“我哪儿敢望啊,这都十八号了,再忘你是不是要把我杀了?”


王源抿着嘴不说话,刘微微说东西给要来了,跟老人好说歹说了一阵子,最后编了个爱情故事,人家性情中人才肯给的。王源哦了声,耳朵又开始烧。他又嘱咐刘微微寄过去时多注意包装,别给折了,刘微微哪敢让这本书折啊,一拿到就给拿去裱了,绝不会折角。


王源一听高兴了,说刘微微真细致。刘微微翻了个白眼,心想不需要夸,少给我来几项这样的任务就可以了。


王俊凯生日时,王源在拍戏,所以他只收到了一个正正方方的纸盒,里面悬空绑了相框,拿出一看,是自己生日那天的一本杂志。封面上大大印着全球十大退休胜地,王俊凯本还想翻开看看,结果都给封死了,不由笑王源这小冒失,不想事儿。


他拿着相框,正在想该挂在哪里,赵文静就来通报,说冯程程来了。王俊凯皱起眉,心想这人不是在拍戏吗,怎么回来了。王俊凯收起桌子上的东西,还是让人进来了。冯程程怀里抱着一个大蛋糕,蹦蹦跳跳的往王俊凯面前凑,说他来给许先生过生日。王俊凯似笑非笑地问,你难道不知道我最不喜欢过生日吗?冯程程一惊,他是机缘巧合下知道的王俊凯的生日,前两年,王俊凯都没给他知道,他自然就没表示。这回还想好好讨好,结果王俊凯这样的态度,又把他弄怵了。


今天还真是巧了,人是一个接一个的来,不一会儿周又华也到了,看到办公室坐着垂头丧气的冯程程,捏得手骨嘎嘎作响。王俊凯问他们是不是讲好了来给他添堵,冯程程不知道就算了,周又华还这么不知趣。周又华梗着脖子说他只是来送报表的,王俊凯敲着桌子冷笑,“送报表?你周老板办事我还有不放心的?”


周又华脸色变了又变,寻了半天理由,最后问,“您这回要不要跟大家聚一聚?”周又华又急急报了些人名,王俊凯问这些大忙人有这个时间,周又华说,会所里常能看到他们。王俊凯听到这儿才松口,转头问冯程程,你跟不跟我去?


徐太宇这次也从宝岛来京,身边带着一个马来华裔。王俊凯还是不喜欢黑皮,徐太宇嗤之以鼻。他见冯程程也在,大方地打招呼,冯程程却是有点想躲又躲不开,王俊凯也不上前帮忙,看冯程程僵硬地跟徐太宇寒暄,自己在一旁默默喝酒。


既然是寿星生日,自是要来些不一样的节目。周又华叫了一帮人,一字排开给王俊凯选妃,王俊凯挑来挑去,没看到好的,他示意让这些人转个圈,他看屁股。徐太宇在一旁帮他指点江山,说不够白净先走,剩下这些,这个腰粗了,这个屁股皱了,唔,这个看着不错,你要不要?


王俊凯一手抚着冯程程的背,一手举酒,顺着徐太宇说的看去,摇摇头说,不行,眼睛太大。


他不要,自然有人要,王俊凯这个生日看似过得糜烂,等酒终人散,却又显得冷清寂寥。张道乐要回家陪儿子,张子枫正在热恋,徐太宇已经陷入了温柔乡,剩下他跟萧平旌两人又开着车去山顶喝酒。


萧平旌对冯程程也早有耳闻,说实话,不如王源。他问王源在那儿,王俊凯说在拍戏,不回来。萧平旌噗嗤笑了,说真有个性,我喜欢。王俊凯躺车顶,以牙还牙问他陈意荞跟段柏文滚床单了吗。萧平旌果然脸色一黑,果然闭嘴不说话了。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生意,但最终又回到了女人头上。求而不得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儿,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萧平旌心里恨,又放不下。


最后萧平旌急了,说王俊凯可是没好到哪里去,最后孤家寡人,跟自己有什么区别?王俊凯拿出手机,打开信息,里面有好几条未读,但置顶的联络人里中就只有一个。里面躺着一条视频,王俊凯叼着烟让萧平旌帮他点开一下,萧平旌也是没心眼,慢慢等着视频加载完成,里面是王源对着镜头唱生日歌。


妈的,萧平旌差点没把王俊凯的手机给丢了。他问王俊凯这样有意思吗,王俊凯说挺有的,这叫分享快乐,“你看,我们王源儿是不是特别乖?”


萧平旌说他有病。


两人在山顶吹了半宿的风,到第二天起床,王俊凯嗓子都是黏的。管家说马场的人来问是不是今天要给冯程程狗,王俊凯都忘了这事儿了,没想到这么快,摆摆手说给。他正在吃早饭,管家又来说,昨晚小源先生给家里打了三个电话,王俊凯一愣,问,最后一通是几点?


管家答,一点二十。王俊凯哦了声,喃喃,这么晚了。


他一到公司,赵文静照旧摆好了文件跟咖啡,王俊凯看了眼桌上的东西问,我最近忙吗?赵文静先是一愣,随后立马拿过记事本给王俊凯一一交待。之后三天,每个小时都有会,赵文静问有要修改的吗,王俊凯轻轻叹气,说没有。他欲言又止,最后想想还是算了。


王源现在拍的这部戏的导演,是个四十多的导二代,站在他爹的肩头,一跃跳的更高。他是个极为随心的人,拍戏时说风就是雨,但每回都能给他拍出经典。导二代姓姜,跟王源之前那部电视剧的导演是好朋友,王源也是因为这层关系被挑进组里的。王源现在的“身段放下了”,再也不是非主角不接。这回他就是演个配角,人物的职业是个戏子。刘微微看到这本子是又爱又恨,迟迟定不下来到底接不接,王源觉得无所谓,想着挑战自我,刘微微比他顾虑多,生怕传开了,要被贴标签。


最后是林子傲定的要拍,他别的业务可能欠缺些,但给艺人选戏上,眼光一向还是比较准的。那天开完会,他还跟王源开玩笑,说现在王源重归他旗下让他拍板的感觉真是久违了。王源笑了笑,说,那日后还要请林总多多照拂他。




姜老师想吃肉串,想了三天,道具组终于给他做了个出来烤架,他先前就吩咐厨房那边开始串肉,现在一切就绪,点了火就可以烤。姜老师在这方面算是个经验者,跟厨师各分了一半肉串,说是分工合作。王源那会儿正在副导演的指导下对戏,随便动了动鼻子就闻到了孜然的香味,肚里的馋虫一下就被勾出来了。王源来吃串儿时,隔壁剧组也派了观光团,其中就有许久不见的蔡芯。


蔡芯借用王源的名头多拿了五串,等吃过瘾了,才开始跟王源闲话家常。他这回拍的是个古装喜剧,跟他一起的还有冯程程。王源嘴巴都张开了正打算啃肉,一听冯程程的名字,顿时没了胃口。


“哦,对了,我都忘了,你俩最近还一起做个综艺。”蔡芯也不把话讲明,只是眨着眼睛,“挺累的吧。”


王源说还行吧,他慢慢把手上最后一根串吃完,问蔡芯不回剧组吗,蔡芯说回,不过等会儿,现在剧组里有两只狗,他怕。王源一听大笑,说怪不得蔡芯家养猫。


“什么狗?狼狗?”


“柯基,腿那么短,但闹起来两个人拉不住。”


柯基?王源的表情又僵在了脸上,心想不会那么巧吧。蔡芯走前想起王源也是养柯基的,问他要不要跟自己去剧组看看,也许还能传授他训狗法门。王源心里不想去,可脚步却很诚实,反正这会儿剧组也不着急拍,他去一下就回来,应该没什么吧。


不懂狗的人,看不同品种都觉得相似,而养过的人,只看那一身毛都能认出谁是谁。王源在蔡芯的带领下终于看到了那两只狗演员,蔡芯问怎么样,王源磕磕巴巴地说,种挺纯的。


他像是被人浇了一桶凉水,从头冷到脚,牙间都在打颤。蔡芯的注意力都在狗上,他推了一把王源,问,“纯种会温顺吗?”


王源这才回过神,问,“你没跟它俩玩过啊?”


“冯程程这两天才带回来的,我没事跟它们玩什么。”蔡芯的老婆很习惯狗,可因为蔡芯没法养,蔡芯对狗一向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除非必要,绝不招惹。


这时冯程程来了,见王源在,热情地上前打招呼,他听蔡芯说王源是来看狗的,便主动介绍,“这是亚瑟,这一只……”是凯撒,两只狗是舅甥关系。不需要冯程程说,王源心里已经补充完了。蔡芯听完,说还以为是父子呢,冯程程回,没有,凯撒的爸爸送人了。


王源心里又给他纠正,不是送人,种是找别人借的,不存在送不送的关系。


他有些不想听冯程程提自家儿女,吹了声口哨,把两只狗就唤道自己脚下。蔡芯吓得蹦出了三米远,大叫,“王源!不带你这样的!也不打个招呼!”


王源哈哈大笑,抱起凯撒往蔡芯面前凑,还弄了他一嘴飞毛。一旁的冯程程看着王源跟狗相处的这般自然亲近,表情有些僵硬地问,“源哥你对狗很熟啊?”


“我家也养了柯基,所以可能会亲近一些吧。”他说时还故意用脚尖顶了顶亚瑟的肚子,想想也是很搞笑,绿豆这么个接地气的狗,之后的儿孙统统被换成了英文名,它要是个人,知道不气的挠王俊凯的腿。


冯程程心里羡慕王源,他跟这两只狗一直亲近不起来,他也不是多有耐心的人,摆弄了一天没结果就放弃了。这会儿看王源熟练,又动了心,问他能不能教教自己。


“我还挺喜欢狗的,但好像一直不得其法。”


王源本因狗扬起的嘴角,此刻也平了回去,他说,“狗跟小孩一样,你对它好,它自然也会跟你好的,给它们多一点时间。它们原本是养在哪里的,来这里会不会不适应?”


“一开始是在马场,有专门的训狗师,所以感觉对外面还是挺适应的。”冯程程其实也不知道,狗吃饭的时候他也没看着,王源这样一说,他倒是要多看看了。王源一摸就知道亚瑟没好好吃饭,他心里叹了口气,问,“你们这狗要拍几场戏?”


“五、六场,差不多要在这儿两周。”冯程程掰着指头算时间,王源一听,心想可真是惨了,他低头看着伏在他脚边的亚瑟,你就当减肥吧。


之后王源有空就会来看狗,冯程程自己搞不定,王源肯来,他也松了口气。狗跟王源处得好,冯程程也沾了光,比如之前就用微博发了个逗狗的小视频,又炒了一把话题。厉玟早前对王源并无太多想法,但听冯程程说王源善于带狗,亚瑟跟凯撒都很听他的话,不禁提醒冯程程注意些,别给王源抢了风头。冯程程心想狗是他带来了,这能抢什么,而且王源每次来,不拿手机也不带助理,即便要发微博,他用什么内容发。


冯程程因为带狗的微博被营销号也列为了娱乐圈的爱狗人士,跟王源等一些艺人作为合集,被写进了同一篇文章里。宣传那边的人给小乔提了一嘴,小乔等吃完饭时才看到,越看那两只狗越眼熟,便来问王源,这狗是不是跟咱家的有点像?


王源笑说,就你这眼神,看所有柯基都像。小乔眼神确实不好,抱着手机又对着营销号的文章里的截图看了几遍说,“不对,应该是绿豆的种,你看看脸上这白勾子,谁家还能有这种基因。”她见王源也不接他的手机,猛然惊醒这是冯程程带的狗,说:“不是吧,王俊凯把冯程程带去马场了?”


“你是不是傻,都说了是片场带狗。”王源管不住自己的脾气,语气难免冲了些,说完又觉得不好意思。小乔倒没在意,只是酸溜溜地说,“哇,他可真厉害,狗都能拐过来。”她说完又后悔,但又搜不出话来安慰王源。绿豆大部分时间都在马场,是那边的训狗师在照料。作为主人,王源算是失职。但再怎么说,绿豆都是王源养了快十年的狗,王俊凯怎么能随随便便问都不问他,就把狗崽借给别人。


王源刚在片场看到狗时跟小乔一样气,可发不出来,忍着忍着,现在倒算是憋回去了。冯程程没有恶意,他也不想随意去揣度别人。狗在剧组有专人照顾,只是亚瑟恋家,不怎么吃饭,王源去喂它时,它才给面子的吃一些。为了狗跟王俊凯吵架,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冷静想想,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职指责王俊凯呢,两人本就不是那么平等的关系。


狗的戏份快拍完了,差不多狗也要送回马场。冯程程有点舍不得,卖爱狗的人设让他有些食髓知味,而且狗狗粘人,他在片场没什么可以说话的人,留下也可以排忧解闷。他向王俊凯央求,把狗多留给他几天,王俊凯没多想就同意了,为此冯程程欢天喜地地又发了条微博。


冯程程还是玩心重,对狗没真的思考过要怎么好好去养,王源来的这天正好看到他让亚瑟站在桌子上往下跳,吓得王源立马把狗抱了下来,说这样不行。冯程程还觉得王源大惊小怪,不过面子没表现。之后他又干了几次类似的事,王源是怕了,提心吊胆地两天没睡好觉,终于开口向王俊凯提了这件事,让他快把狗收回去。


王俊凯这几天都在忙北面那个能源项目的拓展,连电话都没时间打,更加没空管这些小事,便交给马场的人处理。马场的人左右为难,不敢得罪王源,又不想招惹冯程程,事情被迫又搁置下来了。


不过很快,狗还是被送回了马场,只不过代价惨重。


冯程程这天拿了袋葡萄干黑巧克力,看亚瑟绕着他脚边转,便给狗喂了。大的有,小的也不能亏待,所以等王源来时,看到的就是两只狗在地上舔巧克力的情景。王源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急忙抱过亚瑟,把它嘴里的巧克力都抠了出来,之后又去捞凯撒,可惜凯撒小,吃的也急,就是催吐都来不及了。


片场附近的宠物医院开车至少两个小时才能到,王源假都忘了请,陪着两只狗在宠物医院坐了一晚上,大狗没事,可小狗由于食用太多巧克力混合葡萄干,已经救不回来了。


片场那边姜老师原本还因为王源突然消失发了顿脾气,后来听说是为了救狗,结果还没救回来,又不忍心多责怪他。事情传的很快,冯程程片场那边还有好事者,拍了视频传到了网上,一时间,对冯程程的讨伐的声音几乎攻占了他整个微博的评论区。王俊凯那边也后知后觉的收到了消息,可他这边的事是真的走不开,思来想去,只好先让马场的训狗师先把另一只狗带回来,至于死去的小狗,他们晚点再商量如何处理。至于冯程程,戏可以不用拍了,直接回家反省。


小乔来提醒王源回片场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王源在椅子上坐僵了,他红着鼻子眼睛,看着小凯撒,表情比哭还难看。小乔轻轻拍了拍他,说,再不回去,姜导那边也说不过去了。王源点点头,用袖子大力擦了下鼻子。外面还有记者,小乔看王源的样子糟,给他带上帽子。王源整个人都恍恍惚惚,任她动作,结果刚出医院门,迎面而来的就是追着他拍的手机话筒,他们问王源现在什么感受,什么心情,狗怎么样了。


小乔用她娇小的身体帮王源挡着那些人,让王源赶快上车,王源有一瞬间的恼怒,他按住小乔,走到她身前,挡住她面前那根直直戳来的话筒,反问在他面前张牙舞爪的这群人,“狗死了,你说我能有什么感受?”




不想写那么多章的章节数 可能之后都这样更吧 就是更的慢点

评论

热度(1157)